分类
公开信

平远县大柘镇坑背村民小组致中纪委公开信

中央领导、中纪委:

        习总书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平远县大柘镇坑公背村民根据广东省征收村集体留用地规定,满心欢喜以为可以获得10-15%留用建设用地安排,建设一栋 坑公背集体大厦,实现美好生活时,平远县大柘镇党委却不同意做出留用地安排,村民群众通过种种方式提出诉求及不同意搬迁祖墓强烈要求留用地。7月18日早上,在镇里与村民没有真正协商沟通,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平远县大柘镇像国民党政府一样动员组织近100人队伍,到坑背村山地上组成几条防线,强行带走部分村民,强刨村民祖墓10多座,共有金埕60多只,挖破了部分金埕,涉及家庭20多户。强刨强迁村民祖墓 惨无人道的恶劣事件严重伤害了村民群众感情和自尊!?我们特向中央领导,中纪委反映请求主持公道调查解决。如果得不到合理解决,咱们村民将对这种强挖强迁祖墓行为血战到底。

一、平远县官僚主义严重,县委书记宋才华镇委书记赖光亮等这种行为像国民党政府一样,犯下 5宗罪:

1.对征地村民前后7次提出诉求不协商不答复不处理是官僚主义霸道作为。在2018年春节期间,岭下村委会通知,县里要征用坑公背、泰兴两队山地发展县重点项目,在没有深入村民群众调查摸底征求意见情况下,村民群众对征地补偿、勇祥原所谓征地以及金埕安置点意见很大,纷纷表示反对。(1)去年3月间村民群众将相关诉求以联名信形式上报,县镇均沒有作出正面回答。(2)4月间,我村外出乡贤回乡听到这种情况下,形成《情况反映》给县委宋才华书记,至今也没有明确答复。(3)省委巡视平远县期间,村民群众以联名信方式,向巡视组投递4封不同内容的信件,除今年1月间,县国土局县林业局询问过投诉信联系人陈强外,至今没有明确回音和答复,村民群众很是着急和企盼。(4)去年12月31日,村民群众代表在大柘镇赖光亮书记办公室磋商,提出了8个方面问题,到现在也没明确答复。(5)今年2月间,大柘镇发出强制迀金埕通知,村民群众3月4日《关于请求书面答复解决村民诉求的报告》的联名信报县委宋才华书记,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明确答复。(6)3月中旬,县国土局发出强制村民交地的通知,村民群众《关于再次请求书面答复村民投诉问题的报告》的群众签名投诉信,一样也没有明确答复。(7)5月间,村民群众提出《对平远县大柘镇答复坑公背村民反映八方面问题的看法与处理要求》联合签名信,5月底,大柘镇凌委员与村民群众代表联系人陈强(在深圳)电话联系不畅通,直接与姚良德谈,抛出补偿坑公背村90万元说法。陈强当晚21:17打回电话给大柘镇凌委员,对方关机状态。村民们认为90万元计量不清楚,是镇单方面抛出的数额,反映村集体公地怎么计算等其他问题没答复,村各房代表开会讨论不接受此数额。在镇里与村民没有真正协商沟通,更没有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县里镇里7月18日采取了强挖强迁祖墓行为。
        平远县对以上7次村民诉求都不明确答复,村民群众意见更大,对采取强迁祖墓行动,村民表示坚决与县血战到底。按照习总书记要求,对群众要求件件有回音,事事有着落,这种不答复不协商不作为的行径是典型官僚主义表现。 我们村距离镇委、县委不到一公里,近两年来宋才华作为县委书记,自己高高在上,不敢担当直面问题直面群众,也没有指派其他县领导与村民协商沟通;镇委书记赖光亮从没有到村里来同村民座谈协商,只在行动前一天晚上,由村委干部短信通知。这完全是像国民党政府做派,不是人民政府。


2,征地不依法行政不执行省人民政府留用地政策(1)村民群众对县里以旅游服务中心项目名义征收180多亩项目合法性有疑问,认为公益项目带商业开发项目征地。(2)村民群众提出留用地安排要求是有依据的,《广东省关于加强征收村集体留用地安置管理工作意见》对征收村集体留用地作了明确规定,但平远县不执行,说平远县一直没有,现在做影响很大,原来平远县侵占村集体留用地已是理所当然、不会羞愧了。村民群众当然不同意,难道平远县不是广东省管吗?是独立王国吗?说不服村民群众当然坚持到底。

3,征地处理工作中不以人为本,对村民群众没有情感。(1)对村民群众提出姚勇祥当年所谓土地流转行为不合法有争议一事不闻不问。村民群众在《对平远县大柘镇答复坑公背村民反映八方面问题的看法与处理要求》联合签名信中,从历史事实、风俗习惯、法律依据角度对姚勇祥当年所谓土地流转行为不合法作了陈述(详见附件),要求县里镇里调处,但镇委书记赖光亮认定已办理了流转手续,合法的。大柘镇委随姚勇祥意愿舞动,大柘镇俨然是勇祥人民政府?(2)在联合签名信中村民群众提出还有一万多平方村集体公地当年没有分给各家各户要求补偿和生态公益林补偿金一事置之不理。到现在没有到村里祥查了解,实地丈量,生态公益林补偿金一事更是一口否定。对漠视村集体村民群众利益行为,村民当然不服坚持到底。

4,这次强挖强迁祖墓执法行为明显违法。(1) 沈冬梅、姚丽英、罗新招、姚史增、陈强家山林地没卖,被姚勇祥侵权卖给政府,征用存在很大争议没商定;姚伟东家约4000多平方山地因双方谈不拢至今没有签订征地协议。他们都是有山权证的。陈强4家人墓地安放在自家山地上,姚伟东4家人和其他约14家人墓地安放在姚伟东家山地上,山地征用工作没搞定签协议,怎么可以强挖强迁这山地上的祖墓呢?简直无法无天!以前迁到南山园的姚良德家金埕已于7月初回迁到山地上,因为没有合同保障。(2)根据国务院、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全面推行行政执法公示制度执法过程记录制度重大执法决定法制审核制度的实施方案》规定,行政强制、行政征收必须实行“三项”制度,既没有公示也没有审核,不顾及村民群众感情和利益诉求强挖强迁行动显然违法。镇委书记赖光亮高中没毕业,素质太差,不会以理服人以情动人亲自出马同村民座谈,只会用公权力横蛮执法,严重损害党委形象!

5,对村民群众向巡视组投递4封不同内容的信件不做答复回应。巡视利剑在平远县已不起作用,平远县不怕村民群众上访举报,包括这次强挖强迁祖墓行为,山高皇帝远总有办法摆平搞定。难道是村民群众无理取闹吗?

二、平远形式主义盛行……刚刚削平大山头又披绿修坡浪费公币
        经常出入平远大柘高速出入口人们都会留意到,2018年6月,出入口右侧大山头上机声隆隆,钩机等设备布满山头,运输车穿梭繁忙,很快几座山削成了平地。到9月底,削成为平地上面,施工人员在平整场地,修筑附坡及排水沟。到10月间,路人才知道,这里并不是施工修建什么游客服务中心,而是在地面绿化,修边坡防止水土流失,到11月,从外观上看,俨然就像新做的休闲公园。为什么呢?原来是县里对征地工作并未深入调查,掌握到实情,轻信开发商当年所谓征地或流转行为,村民意见很大,不肯交地迁坟阻滞开工。周遭群众对山地开发造成环境破坏,尘土飞扬,水土流失意见很大,县里为逃避上级环保督察检查,蒙骗群众视线,又匆忙在平整土地上披绿修坡如公园,做形象工程。这是一起人为工作失察,到时又要毁掉这绿化工程搞建设,造成公币浪费。另一方面,对村民诉求却充耳不闻,一分线都不愿意多出。可悲啊?!

三、县里镇里与勇祥开发商包庇勾结…损害村集体和群众利益
        从坑公背村民反映的八方面问题来看,如村集体留用地、村集体公地、生态公益林补助以及勇祥开发商原征地争议问题都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如果村民群众不强烈坚持,那镇里单方抛出90万元村集体利益不是政府强占了吗?;一万多平方村集体公地、生态公益林补助以及勇祥开发商原征地争议等村民利益不是勇祥开发商抢夺了吗?平远县大柘镇与勇祥开发商包庇勾结,形成利益集团,因为他们有后台,村民群众奈何不了?!村民群众不断上访提出诉求都没用。

特别请求:村集体及村民群众利益大过天,它同县里项目发展是同向的一致的。 修祖墓守祖墓是中华民族优良传统。
一、拜请中央领导、中纪委领导包青天主持公道,对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对平远县官僚主义政治生态利益链进行查处,暂停山地项目开发,给社会、村民群众一个全面交代答复。
二、打破平远县征地乱象,维护全县村集体利益,确保我村集体和村民群众诉求得以全面解决。
三、对这次强迁执法进行查处定性,妥善被强迁家庭善后工作。

(实名举报联系人:陈强,联系电话:13802244431)

附件:关于请求书面答复处理我村民投诉反映问题的报告及村民反映的8方面问题

关于请求书面答复处理我村村民

投诉反映问题的报告

平远县大柘镇政府、平远县委办公室:

平远县大柘镇人民政府2月21日关于金埕(坟地)限期搬迁通知收悉。经3月2日坑背村户代表会议讨论认为,由于我村部分村民代表2018年12月31日在赖光亮书记办公室座谈协商反映的8个方面问题至今尚未明确答复,以及这8个方面相关问题在去年省委巡视组巡视平远期间,我村村民已联名向省委巡视组反映,现正在调查了解处理当中,还未定案。鉴于以上反映投诉问题处理与镇府通知要限期搬迁金埕事宜是密切关联的,在镇府及县委办(巡视整改办)对我们村民反映投诉的问题没有充分协商沟通、答复解决情况下发来通知,准备采取什么行动,强挖村民群众祖坟,这很不地道,违反逻辑关系,我们坚决不接受!为此,我们要求镇里及县里对我们村民投诉反映的问题于3月15日前以书面形式给予一一明确答复,能解决的给予及时解决,不能解决的请说明理据,好让村民群众明白了解接受。如果村民群众对所答复的接受不了可抓紧进行另行申诉解决,好让县重点项目尽快施工,把好事办好。请不要把这样的正常申诉坚持等同于同政府对抗,因为村集体利益和村民群众合法权益大过天。政府不能一味只要求村民做什么,而对村民提出意见诉求不协商、不处理、不答复,口说无凭啊。建议县里应势而为,以政策为准,维护处理好县发展大局、村集体利益和村民合法权益关系,让维护权之路早日结束。

(联系人:陈强,联系电话:13802244431)

报送:上级机关。

附:坑公背村民投诉反映的8个问题。

坑背村各户代表签名:

坑背村民小组村民

2019年3月2日

附件:坑公背村民反映的八方面问题

很感谢各位领导给坑公背村民坐在这里说话机会!就征用坑公背山地建设县重点项目一事,我们有如下八个问题要问,要说,要解决。

一、征用180多亩山地究竟是建设哪些县重点项目?征地有无总体工作方案?征地合法性是否充分?特别是勇祥所谓征地或流转合法性是否充分,手续是否合规完善,是否侵害村民权益、侵占村民利益?我们认为是有的,起码村民群众对征地知情权没有得到充分的尊重,从公开的有关文件材料看不出这块山地是建设县旅游服务中心的依据,难道此项目要180多亩吗?等等不一而足。

二、村集体留用地安置问题,我们的要求是征收坑公背山地要严格按照《广东省关于加强征收农村集体土地留用地安置管理工作的意见》(粤征办〔2016〕30号)执行。

三、大柘镇肖爱兰主席已开始了对公地调查,答应给予补偿,不知到现在公地调查情况怎么样?如何补偿处理?我们的要求是调查要全面充分详实,要走进村入到户座谈了解,村集体利益要得到充分保障。

四、坑公背唯一一块山地被县征去了,坑公背支持县发展,县也要支持新农村建设。我们的要求是,对村道建设、河堤整治及建设项目运作时尽量照顾招用坑公背村民。

五、至目前为止,仍有两户山地没有协商好未签合同的农户,请给予妥善处理。

六、勇祥当年所谓私下征地或流转争议问题:一是人头分子权益被侵害,特别是外出工作人员人头分子权益被严重侵害,他们当年不知情,也没有签名,勇祥没有交带已签名人员要取得其他人头分子同意,更没有主动与他们沟通询问、尊重他们。因为人头分子权益是国家分到他们名下的权益,不是家传的。二是勇祥与各家各户没有签征地或流转合同就把坑背小组各家各户山林证私下转到勇祥自己名下,严重侵权。三是私下买地单价不一,相差悬殊太大,有的一亩山地置换一亩土地,把最单纯最支持他的上屋人当成傻瓜,这样是流转吗?我们的看法与要求是:谁的利益受损害,谁的权力被侵占就必须尊重,加倍补偿。

七、坑背小组各家各户生态公益林补偿金问题,请问镇里调查得怎么样?我们的看法和要求是:中止补偿依据是什么?是否损害村民群众利益?必须作出处理。

八、关于金埕搬迁问题。一是当年勇祥承诺在伯公坳买一座山安置的,勇祥承诺的没有落实失信失约在先,那当年所谓征地,咱们村民也有权力抵制,失约,因为没有签合同的。征地由勇祥操作,迁坟由政府摆弄,很混乱。二是勇祥失信了,政府接手了,选择南山园及南山园具体位置没有事先与村民充分沟通协商,而是一纸通知决定后才带村民现场看,大家都不同意。于是去年3月村民联名写信上访。后来,镇村干部利用包括威胁等各种手段,有的做通了,有的做不通但被迫无奈搬迁了。但因上述问题没有充分协商答复到位,仍有好大部分没有搬迁。我们的要求是,对我们提出的问题必须充分协商沟通解决,对金埕安置在南山园具体位置也必须有效协商。

坑公背村民小组   2018年12月31日

“平远县大柘镇坑背村民小组致中纪委公开信”上的1条回复

漠视村民利益的刨坟书记——平远县大柘镇书记赖光亮!去年7月18日,赖光亮为完成县委交办的征地目标,在工作不到位,村民提出的诸多问题没协商解决情况下,在没有与村民祖坟村主谈妥签订迁坟协议情况下,在村民沒有领取迁坟款的情况下,强行动用公权力,将村民山地上的10多座村民祖坟强刨强挖,严重侵害村民私有财产,伤害地方乡俗好尚,损害涉及27个农户124位村民的感情。这种丧心病狂行为,天理难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